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蔓蔓情深> 第164章

蔓蔓情深_第164章

更新时间: 2018-03-24 09:07:38本章字数: 30000



我走到傅南衡的面前,他看起来样子很生气,我轻轻推了他一下,“怎么了?”

“莫语妮的孩子是强jiān犯的,把一个强jiān犯的孩子,让我当爹,难道我不该生气吗?”

我疑惑了一下,心想,今天李悦儿和我说的时候,和我说这个消息属于“绝密”,除了傅南衡谁也不能告诉,毕竟莫家属于名门望族,可是我还没说呢,傅南衡怎么就知道了?

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东林说的,他有个同学在警察局。”

我意会了良久,看起来李悦儿说的朋友就是傅东林了,干嘛还神神秘秘的,直接说是傅东林不就成了吗?

接着,傅南衡又闭上了眼睛,好像在压制自己的气愤。

我拍了拍他的胸口,“行了,别生气了。”

他没说话。

我无趣,就去了厨房,正好苏阿姨在做面食呢,说这是明天给我和傅南衡带的饭,因为要发面,还要烘培,耗时间,所以,今天晚上她先做好,明天起来再放烤箱。

做的竟然是我最爱吃的酥皮点心呢。

面板上的东西太多,苏阿姨放不开。

她说,“太太,您先把散面和这碗水给我端一下,我先把这块面和好了,把面板上收拾出来就有空了。”

我“嗯”了一下,就一手一只碗端了起来,看看周围,厨房虽然大,但正是做晚饭的时候,厨房里鱼肉都摆满了,真是厨房虽大,却没有两只碗的容身之处啊。

碗如此,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啊?

咦,可是我胸罩的右边带子刚才就滑下来了,落在肩膀上好难受。

刚才苏阿姨让我端碗的时候,我还没有意识到已经滑下来了,现在我平举着胳膊,带子正好割着我的胳膊,太难受了,所以,我的右胳膊一直在动弹着,想把肩带往上弄一弄,要不然老这样太难受了。

可我现在才体会了什么叫做“巧fù难为无米之炊”,我没有手,即使再难受也只能忍着了。

所以,我的右手端着碗,一直在做着小幅度的旋转运动,想把这个带子给弹起来。

徒劳无用。

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,一只手从后面伸进了我的胸口,然后,把带子稳稳地给我提到了肩膀上,临了,还在我冰凉的胸口摸了一把。

我顿时囧到没脸见人了。

苏阿姨就站在我身前和面,虽然没看见,但是他不知道“举头三尺有神灵吗?”

多有伤大雅?

我瞪了他一眼。

他却无事人一样,刚才的坏心情也瞬间没有了,说了句,“苏阿姨做的这是什么?”

“给你和太太做的酥皮点心,太太爱吃的!”苏阿姨头没回,回答了一句。

苏阿姨终于和完了面,我把两只碗都放到桌子上了。

然后我就一直在甩着胳膊,好酸啊。

“我明天凌晨要去海坨山。”我们三个人站在厨房里,挺家常地聊天。

“平谷?为什么是凌晨?”我问,平谷可够远的。

“明天市里的领导要去视察平谷的项目,我必须在视察前一天确保万无一失,毕竟这个项目是我们要拿奖的一个项目。”他说道。

我点了点头。

听说南衡最近在很多的地方都开发了许许多多的项目,都是中小户型的房子,当然别墅也很多,而且,这些都是作为北京的样板项目实施的。

“不过凌晨走,是不是太早了点儿啊?”我说了一句。

从这里到平谷要一两个小时呢,半夜开车,我还是挺不放心的。

“反正我一个人一个房间,早起也不影响谁,有什么妨碍?”他说了一句。

这话说的,我面红耳赤,这是嫌我不和他住一个房间吗?

我浅声说了一句,“谁说没人和你一个房间?”

接着,我听到他浅笑了一声。

苏阿姨一直在背对着我们和面,人家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。

这几天,我偶尔会和他睡在一起,不过大部分时间我都是和孩子一起睡。

所以,今天晚上,我遵照承诺,去了他的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