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蔓蔓情深> 第186章

蔓蔓情深_第186章

更新时间: 2018-03-24 09:07:38本章字数: 30000

妈这话说的我心里很难受,我不想听关于孩子的事情了。

除夕夜的时候,我知道玲珑回家过年了,所以,我想看孩子,就不能和她视频。

好在,苏阿姨还在,因为苏阿姨就是当地的,所以,她一般过了年夜饭才走,然后第二天下午又回到傅家了。

我祝苏阿姨过年好,我说我想看看孩子。

苏阿姨就把摄像头转到了客厅的门外,她说,“先生在和步云放烟花呢!”

放烟火?我倒是从来没见过。

视频的镜头里,傅家的院子里烟花升空,很是璀璨,傅南衡穿一件薄薄的灰色羊毛衫,站在院子里,正在点燃地下的烟花,接着“砰”的一声,很漂亮的烟花开始腾空。

他往后走了两布,把站在台阶上的步云抱在怀里,指着烟花好像在说什么。

我看着看着,哭了。

以前从未看过他对孩子怎样好,也只是听到玲珑说,我不在的时候,都是他陪孩子睡觉,可是今天,我亲眼看过了,因为步云一直在笑,即使妈妈不在,他笑得也很开心。

接着,两个人转身回了客厅。

苏阿姨还举着摄像头。

傅南衡看了一眼,问道,“和谁视频呢?”

“和太太——哦,不,和孩子的妈妈。”苏阿姨说道。

步云一听说是我,赶紧抓住了苏阿姨的手机,和我聊起天来,傅南衡从视频里消失了,不知道去哪了。

我说我在姥姥家,让他一定听爸爸的话,我过了年就去看他。

步云一直在笑着。

我和傅南衡好像心照不宣似的,从来没有在孩子面前提起过“离婚”两个字,所以,步云现在还天真地以为我不过是出差了。

“爸爸,你看看妈妈啊!”步云把摄像头放到了傅南衡的面前,说道,“爸爸,你看妈妈在姥姥家呢。”

原来傅南衡坐在沙发上,微微侧着身子。

当我和傅南衡的头像同时出现在手机界面里的时候,我觉得挺尴尬的。

“还好?”他问。

“还行。”

然后再无话,我又和孩子说了两句,就挂了。

过年,我回京,刚刚上班就接到了一个出差的任务,竟然又是在南方。

是姚总介绍的,他说上次对我的设计非常满意,这次又有一个客户找到他,他想跟我们合作。

姚总的公司和怡春差不多,业务比较全面,也包括提供壁挂炉,我的工作室很小,就负责设计,不附带任何产品,姚总说的是这次让我提供设计方面的合作。

和姚总的合作十分愉快,所以我还是欣然前往的。

姚总亲自去机场接的我,他见到我的第一眼,就说了一句,“傅太太,好久不见。”

我的脸色黯然了一下,接着讪讪地说道,“我已经不是傅太太了。”

姚总愣了一下,“离婚了?”

我点了点头,“嗯。”

所以,姚总就有些惋惜之情,他只是说了一句,“上次见傅总,他也没跟我说。”

我不晓得他说的上次指的是哪个上次,不知道当时,我和傅南衡的婚姻关系是否还存续,不过我没想那么多。

在广州的这次出差是很愉快的,这次姚总当我的翻译,所以,在听说方面,没有什么障碍,我发现,我喜欢上广州这座城市了。

在广州的时候,我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。

是北京的号,那头一个很轻微的女声传了出来,说道,“初小姐,谢谢您。”

我挺纳闷的,不知道是谁。

那头带着十分的歉意说,她是平谷租我房子的人。

我更奇怪了,平谷房子是中介替我出租的,我自己都没有见过租户,她怎么突然会给我打电话呢,而且,这个“谢”字又是从何说起呢?

“哦,是这样的,就是平谷的那张床,您知道吧,原来是一张特制的床,在右边有一个按钮,我晚上睡觉不是不老实吗,所以就总是会滚下来,但是我一滚到边上的时候,就会触到边上的按钮,然后,旁边就回自动弹出一截床,不让我掉下去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