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蔓蔓情深> 第242章

蔓蔓情深_第242章

更新时间: 2018-03-24 09:07:38本章字数: 30000

地尖叫了起来,接着就哭了出来,顿时觉得那些玻璃碴子和我的血yè混在了一起,太疼了啊!

傅南衡过来扶住了我,皱眉问道,“初欢,你没事吧?”

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我的右手抬起来,看了看,上面还粘着好多碎玻璃,都扎在了我的肉里,血肉模糊,好痛。

不哭是不可能的。

这时候玲珑出来了,看到我哭,她似乎也要哭了,说道,“初欢,你没事吧?我送你去医院吧。”

我的右手哆嗦着,“你结婚,不用了,忙你的,让——”

旁边,傅南衡扶着我。

“让他送我去医院就行了!”

毕竟这是人家的婚礼现场,那两个耍酒疯的人,酒似乎也醒了大半,又把我弄伤了,所以,他们早就不闹了。

章泽宇一直在用幽怨的眼神看我,我已经没空理他。

我上了傅南衡的车,一直在用左手拖着右手,都疼得有些麻木了,掌心里,手腕上,都是玻璃茬子,伤得又是右手,这可怎么画图呀。

“很疼吗?”傅南衡的车开得飞快,侧眼看了看我,皱眉问道。

我点了点头,碎玻璃在我掌心里,看着都触目惊心,如果这不是我自己的手,我都不敢看。

“你先忍忍,马上到医院!”

我很郑重地“嗯”了一声,眼泪就跟着下来了。

他去了附近的一家私立医院,医生给我挑玻璃碴子的时候,他就在旁边站着等我。

因为没有用麻yào,所以,我的眼泪一边掉着,那是血肉剥离的时刻,我的左手情不自禁地抓住了医生的办公桌,紧紧地咬着牙齿。

傅南衡抬起了胳膊,让我抓住他的手。

毕竟抓手腕的感觉,比抓桌子好多了。

所以,当再一阵的疼痛袭来,我脸色发白,狠狠地攥住了他的手腕,可是因为他的手腕我的手根本就攥不过来,吃不上力,所以,我就用指甲狠狠起掐着抓住的部分,一边掐,我一边哭,像个孩子似得对着医生说道,“慢点儿,医生,慢点儿,太疼了,我先缓一会儿。”

医生说,“不行,现在我正在挑最深的那根玻璃,疼过这一阵再换。”

这是往死里整我啊。

当那根陷得最深的玻璃挑出来以后,我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,满头都是冷汗,我抬着右手,左手松开了他的手腕,一下子环住了傅南衡的腰,可能是本能吧,因为他就在我身边,也可能——也可能是深层次的情愫,是对他的信任。

“真的好疼啊!”接着,我放声大哭,一边是血里呼啦的手,一边是满头大汗的我。

曾经,我生步云,他不在身边,我流产,他不在身边,这些他都不知道的。

现在,我痛了,他在我身边。

我才体会到,有他在身边,原来自己变得更加容易哭,因为原来的时候,我知道,没有什么靠山,只能靠自己,所以,即使打落了牙齿,也只能往肚子里面咽,可是,现在,他在我身边,所以,我哭得特别伤心。

虽然不是故意,可是我的确是哭给他看。

他拍拍我,“忍一忍,很快就过去了。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医生又继续给我挑玻璃,我的左手抹了一下眼泪,因为经历了刚才最痛的时刻,所以,现在麻木了,可以不抓他的胳膊了。

挑完了以后,医生给我上yào,包扎,大热的天把我手包成了个粽子,还让我自己换yào,可是天知道,我就一只手我怎么换啊?别说画图了,我的右手现在吃饭都困难。

上了车以后,我挺沮丧的。

“打算怎么办?”他问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一个人吃饭是不行了,换yào更麻烦。回家去住怎么样?”他问……

第126章 欢欢不听话?

我在思量着他这句“回家”是什么意思?好像我是一个任xìng的孩子,玩够了还会回去一样,难道在他的心里,从来没有当我们已经离婚了吗?

也只能这样了,而且不得不承认,自从我妈走了,我搬去了他给我的那套大房子,可能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