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蔓蔓情深> 第272章

蔓蔓情深_第272章

更新时间: 2018-03-24 09:07:38本章字数: 30000

人吗?

“如果没事,我先走了!”傅南衡说了句。

接着拉着我就离开了。

我再次做了一个透明人。

上了车以后,我问傅南衡,又没有我的事,让我来干嘛呀,傅南衡说道,陈叔叔当年和他爸是战友,两个人是过命的兄弟,后来,因为工作的原因,陈叔叔去了南京,不过他却在北京工作,所以常常北京和南京两处跑,他知道我现在和我的前妻走得很近,所以想见见我。

“咦?他在北京工作干嘛不把家搬到北京呢?”我不解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傅南衡说陈叔叔叫“陈度。”

两个人说话呢,出门的时候竟然忘了把进门证还给人家,那个保安也没有收回去,估计打盹儿呢。

出了门以后,他开车,我就看这个进门证。

除了那跟挂在脖子上的绳子以外,就是这个卡和绳子之间是用一个塑料小圆圈链接的,而且,这个卡还能够活动,因为是用一根很细很细的小皮筋连在塑料小圆圈上的,真是部委的进门卡啊,这么高大上。

我就用手一下一下地拉着那个卡玩,因为挂在我的脖子上啊,所以我低着头,玩得不亦乐乎。

最后,我把皮筋拉到很长很长,然后,“啪”地收回来,不偏不倚,正好打在了我的下巴上,我本能地“哎哟”一声。

这反弹力还挺大的。

不是说了嘛,被夹子夹下巴,被夹子捏耳朵,这是最痛苦的事情,虽然不是夹子,可是弹一下子也挺疼的。

我偷眼看了一下傅南衡,正好是一个红灯,他的车停车,他的手肘放在车窗上,朝着外面看,还好还好,他没有看见,这种丢人的时刻,他还是不要看到了。

“打疼了吧?”他的声音传来。

呃,看见了吗?

“不疼。”我死撑着。

绿灯了,他开车,好像唇角憋着笑,又不好意思笑出来。

我生气了,“看到我打疼了,乐成这样吗?”

他很头疼地说了一句,“自己的老婆蠢成这样,我有什么好乐的!”

老婆?我现在早就不是他老婆了呀。

他是什么意思?究竟是什么意思?

刚才红灯的时候,他头转向窗外,是不想看到我的“蠢样”吗?

顿时扫了我玩皮筋的兴致,头也偏向窗外。

又一个红灯的时候,他的身子凑过来,问了一句,“上次怀上了没有?”

“没有!”

他的身子压在中间档位的位置,身子低低的,柔和的话语响在我的耳边,暖风熏人醉。

“今天回家去住吗?”他问。

这一刻,他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年,在哄骗自己心仪的女孩子去他家。

我低着头,如同少女般,“我想一会儿去看看步云,然后晚上回家去住。”

“不住?”他又问。

“嗯。”

又是绿灯,他捏了捏我的脸蛋。

回了家,我看到步云,就把他抱起来亲亲,他都两岁多了,很沉,也很帅气,小时候长得挺像我的,现在越来越像他。

他坐在沙发上,我想起来,要送他东西的,便从包里拿出来。

我递到他面前。

“什么?”他抬起头来问我。

“送给你的礼物。”。

第140章 还陪谁睡过?

接着我摊开自己的掌心,里面是我曾经拔掉的一颗智齿,上次我特意跟医生要回来了,不过怕他嫌脏,所以,我都清洗了,也消dú了,其实说是送他礼物,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,他根本不会当真的。

他把这枚智齿从我掌心里拈了过去,好像还有意无意地挠了我的掌心。

他对着阳光看这枚智齿,然后让苏阿姨从他的书房里拿来一个小小的玻璃瓶子,当成标本一般地放了进去。

我清晰地记得,那日阳光恰好,暖暖入我心,入他心。

而那颗牙齿,就那么静静地躺在玻璃瓶子里,如同某些事情一样,还没有开始,就戛然而止。

玲珑来找我,是在两天以后,在我家里。

她来的目的很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