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蔓蔓情深> 第291章

蔓蔓情深_第291章

更新时间: 2018-03-24 09:07:38本章字数: 30000

样深切地想得到那个孩子的神情,原来不光是因为我不想要这个孩子,而是,这可能是他的——最后一个孩子了。

忽然间就很想哭。

打了一天一夜的吊瓶,他守了我一天一夜,不过是一夜的时间,他的下巴上又钻出了青涩的胡茬,我浑身还是麻木。

我住的是单人间的病房,有单独的洗手间,早晨的时候,他进去洗澡的了,我现在发现,我说话都结结巴巴,说不出来了,果然是全身麻木。

点滴还在一点一点地输入自己的体内,我迷迷糊糊地闭上了眼睛。

感觉到有人在摸自己胳膊的时候,我本能地睁开了眼睛,因为,触摸我的感觉根本不是他,我睁开了眼睛,果然不是。

竟然是一个许久不出现的人——莫语妮!

她手里拿着一只空空的针管,好像是玻璃的,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!

莫语妮看我睁开了眼睛,狠狠地拿起旁边的枕头盖在了我的脸上,我本来就口舌麻木说不了话,即使想挣扎也动不了腿,傅南衡刚刚进去洗澡了,想必,里面哗哗的水声,他也听不到外面的动静。

这个女人拿着针管究竟想干什么?

现在我的头被她埋在了枕头里,我发不出声音。

然后她的另外一只手,在寻找我胳膊上的动脉,应该是在找血管,她要干什么?究竟要干什么?拿一个空空的针管给人注shè,她是傻吗?

接着,我听到洗手间开门的声音,接着听到了针管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,莫语妮放声大哭的声音。

接着,我的枕头被傅南衡拿开,他的腰间只缠着一条白色的浴巾,看到我脸色苍白的样子,说了句,“说话!”

他紧紧皱着眉头,很紧张地看着我,我指了指自己的舌头,又指了指打得点滴。

傅南衡长吁了一口气,目光落到地上摔碎了的针管上,“想打空气针?你是在外面踩了多久的点,才知道她打得是这种让全身麻木的点滴?又是在外面等了多久才知道我刚才进去洗澡了?”

傅南衡说的话,我都听不懂的,首先,我就不知道“空气针”是什么,他是怎么一眼就看出来的?

莫语妮还蹲在那里大哭,一副前功尽弃了的神情。

傅南衡冷冷地看着莫语妮,接着拨打了警方的电话,人证物证俱在,她不认也行,莫语妮被警察带走了。

唉,打个点滴都打不痛快。

让我疑惑的是,傅南衡是怎么一下子知道莫语妮的目的的。

“她想给你打空气针,估计也不一定能成,他找不到正确的血管!”傅南衡说了一句。

我从手机上查了查什么叫空气针,然后顿时觉得毛骨悚然,果然每次莫语妮的心思看似简单,实则狠dú。

纵然傅南衡在安慰我,可我还是觉得很后怕,莫语妮的城府果然是很深的,上次把傅南衡妈妈的旧新闻抖搂,这次竟然又用上了“空气针”这种东西,我打了个冷战,她的心思,真是让人匪夷所思。

医生进来告诉我,说我的这个孩子保住了,先兆流产的病症已经没有了,现在回家好好休息就成了,还让我控制一下血糖,血糖高了对孩子不好。

我“嗯嗯嗯”地点头答应,傅南衡一直皱眉,上车以后,他说,“以前也没陪你,不知道生孩子事情还这么多。”

我笑了笑,知道他是一直在让我从“空气针”的yīn影中走出来,通过这件事,我也牢牢地记住了“空气针”这个梗,以后要预防,关键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我问他,他的眼神黯然了一下,没说什么。

可能又是他的难言之隐。

我吃了就吐的毛病减轻了一些,不过,还是有,而且,我这次怀孕,特别特别挑食。

比如,今天的晚饭——

我和傅南衡分坐在桌子的两边,苏阿姨给我了做了我爱吃的酥皮小点心,还有zhà年糕,可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怀上这个孩子,我的口味好像变了呀。

而且,苏阿姨特别的贴心,还把酥皮点心放到我盛米饭的碗里,我刚从医院出来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