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蔓蔓情深> 第33章

蔓蔓情深_第33章

更新时间: 2018-03-24 09:07:38本章字数: 30000



他看材料的脸越来越黑,眉毛皱得越来越紧。

看到最后一页“已终止妊娠”的手术协议时,他把所有的材料悉数扔到了地上。

接着,他狠狠地捏住了我的下巴,“初小姐,打掉我的孩子,和我商量过了吗?”

眼中骇人的冰冷由不得我不正经,而且他捏得我真的好痛。

“孩子虽然是你的,可是在我的肚子里,我是一个职业女xìng,我要工作,而且,我并不想麻雀变凤凰,从来就没有这种想法,你把这个孩子放到我的肚子里,你和我商量过了吗?”我理直气壮地回应。

本来就是嘛,明明没有可能的两个人,我为什么要替你生孩子?

他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,若有似无的、威凛的微笑挂在他的唇角,“好,很好!”

接着,转身离去。

我对傅南衡缺乏了解,不过这句“好”我却听得出来,明明就是“很不好”的意思。

傅昭蓉捡起了旁边的诊断材料,越看越心惊,她对着我说了一句,“初欢,当时我帮你骗我哥,说你没有怀孕,不过是——”说着,她偷眼看了旁边的章泽宇一眼,“不过是因为我一时鬼迷心窍,你知道我哥多喜欢孩子,你怎么能够去打了呢?”

我听了这句啊,简直觉得可笑。

他喜欢孩子所以随便找个女人就可以生吗?也不看看别人愿意不愿意?当然了,生的孩子当然有他的基因,可是那也不能他想生就生吧,也太霸道了。

不过傅昭蓉总归是傅南衡的妹妹,这句话我没有说出来,我对着傅昭蓉和章泽宇说道,“我现在没事儿了,估计今天下午就能出院,你们去忙吧。”

这么说是为了给他们点单独相处的时间,毕竟章泽宇在消失了大半年后终于回归了傅昭蓉的视线。

我下午就回了公司,宁在远分配给我一个任务,让我去南京出差,之前“连城”的项目他们要去南京考察,宁在远说南衡地产的项目我初期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,现在安装人员已经进入了,我的事情就少了,而且,这次出差,他还派了另外一个人——许亦琴。

他也明言这次提成我和许亦琴六四分,我六,许亦琴四。

看在钱的面子上,对于许亦琴剽窃我设计稿的事情,我忍了。

尽管和许亦琴一起出差,不过我和她的话不多,若非必要,一个字也不说,一起开了一次会,就连对方“连城”项目的人,也说我们“看你们两个高冷美女真不像是同一个公司的。”

我和许亦琴住在同一家酒店,晚上我不想回去,就在路上逛。

路上有一家男装店,不自觉的,我就走了进去。

正好里面挂着一件长款的风衣,黑色的,我对男款衣服品牌缺乏最基本的了解,当时也想给顾清辉买几件衣服的,不过那时候他总是嬉皮笑脸地说道,“不用给我买衣服,给我钱就行。”

我当时还傻乎乎地以为这就是爱情。

呵,那时候啊。

这件风衣看起来是用高档的水洗布做成的,里面是一层薄薄的羊毛,冬天穿应该挺暖和,挂在那里,挺括而高贵。

倒是挺符合那个人的气质。

我怎么突然有一种很对不起他的感觉,想给他买这件衣服呢?

毕竟孩子的事是大事,我欺骗了他。

摸了摸里面的标签,价格也令人咋舌,一万九千八,虽然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可是这是我提成的二十分之一,不少了。

导购小姐还说这是当季新款,不打折。

我狠狠心,咬了咬牙,买下了,买下了以后才想到一个问题:不知道他会不会收啊?

我问明导购小姐,人家说,一个星期内,如果不合身是可以来换的。

我算了算,我就算坐飞机来算也划算,所以,买了。

回北京的飞机上,许亦琴的目光一直在酸溜溜地打量着这件衣服,终于和我说了一句话,“买给他的?这个牌子可够贵。”

我愣了一下,没有意会过来许亦琴口中的“他”指的是谁?想必是傅南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