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全球高考> 第24章

全球高考_第24章

更新时间: 2019-04-15 11:41:08本章字数: 30000

能干点失礼的事了……”
  秦究说着,手里的皮绳已经绕好了圈,顺势往游惑左手一套。
  他抓着游惑的肩膀将他转了个身,把右手也套了进来,然后猛地一抽。
  啪——
  绳套瞬间成结,死死扣住了游惑的手。
  秦究站在他背后,扶着他的肩膀低头说:“这是那只脏桶的回礼,喜欢么?”
  游大佬喜欢得快要zhà了。


第9章 砍头庆祝┃游惑向他伸出手,说:“头拿来庆祝一下。”
  阁楼不高,一根木柱竖在正中央,像伞柄一样撑住屋顶。
  不大的空间里塞了一张四柱床,床单被褥几百年没洗过,帷幔破烂不堪,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酸味。
  秦究用手套抵着鼻尖,四下扫量。
  “我想想,把你放在哪里比较好。”他轻声说。
  他个头比游惑还要再高一点,站直就会撞屋顶,只能全程低着头。
  “床上?床柱刚好可以固定绳子。宽度肯定是够的,就是短了点。”
  秦究摇了摇床柱,想试试坚固程度。结果一转头,就看见了游惑的“同归于尽”脸。
  要是于闻或老于看见游惑这副表情,肯定撒腿就跑,但秦究却笑了。
  他低沉的笑声闷在嗓子里,说:“好吧,确实不那么干净,柱子也有点细,很大概率拴不住……这里地方不大,你希望呢?”
  游惑冷着脸,不打算理他。
  谁知秦究也不急,就那么等着。
  游惑被看了一会儿,终于不耐烦地说:“我希望你能自己躺到那张香喷喷的床上,把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,再把另一头jiāo给我,而我只要伸手一抽就彻底清静了,可以么?”
  秦究眯了一下眼睛。
  有那么一瞬,游惑以为他一定不高兴了。谁知他又笑了一声,说:“恐怕不太可以,我没有那种爱好。”
  游惑:“……”
  神经病。
  ……
  神经病还有残留的人xìng,没有真的把游惑安置在猎人的床上。
  游惑坐在地板上,两手背在身后,被捆在那根支撑屋顶的柱子上。
  秦究绕过他去开窗。
  阁楼的窗户非常小,不比巴掌大多少。但寒冷的空气灌进来,还是冲散了那股难闻的酸味。
  秦究:“冷么?”
  这话简直就是放屁,大雪天穿T恤,不冷难道热么?
  但比起冷,游惑更受不了那股馊味。
  他略过秦究的问话,皱着眉说:“能不能让我站着?”
  “不能。”
  “……”
  游惑冷冷地瞪着他。
  秦究回到床边,坐靠在木质小圆桌上,跟游惑面对面:“你腿太长,搞不好会冲我踉跄一下。还是坐着比较稳。”
  游惑:“……”
  稳你妈。
  接连气两回,游惑转头看向右侧,懒得再搭理他。
  右边,本该是墙的地方蒙着一块玻璃。从游惑的角度,可以透过玻璃看到楼下半个客厅,考生们或站或坐地呆在那里。
  没了游惑,那帮老弱病残孕就成了无头苍蝇,搓着手打转,不知所措。
  ……
  于闻抓着刀,在答题墙边垂死挣扎。
  他打算把自己毕生所学的物理公式全写上去,不管跟光学有没有关系。结果绞尽脑汁却发现,毕生所学只够他写五分钟。
  书到用时方恨少。
  于闻活了18年,第一次想到这句话,哪里都痛。
  “还有么?你们谁还记得点东西?”他转头向身后的人求助。
  于遥面露愧色:“我高中还是学理化的呢,大学转了文,又工作这么多年……就墙上那些,你不写我都想不起来了。”
  于闻小狗一样看着她:“姐你再想想,随便什么,啥补充都行!”
  他万幸长得像妈,虽然跟游惑差得远,但放在学校也能算颗草。
  于遥活生生被看出母爱,犹豫着说:“就记得个折shè示意图,最最最简单那种,画出来你别笑我。”
  “不笑!谁笑我砍谁,真的。”
  这胡说八道的誓发得太凶,于遥懵着脸缩了一下,这才扶着肚子挪过去,拿着刀划了个弧线,又画了两道折shè光。
  于闻“唔”了一声,心说真的简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