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全球高考> 第324章

全球高考_第324章

更新时间: 2019-04-15 11:41:08本章字数: 30000

现在稳定点。”154立刻道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整天被盯着,昨天让给你们的那个房间其实就开了屏蔽,在里面说话不会被窥视。”
  游惑心说怪不得。
  怪不得他们鬼混那么久也没收到系统任何警告。
  秦究抹了一把脸,说不上来是高兴还是不太爽。
  他没好气地盯着154看了半天,指着门说:“行了走吧,一会儿耗完三个小时去找你。”
  154一秒也不想再禁闭室多待,健步如飞出去了。
  留下两位大佬撑桌对望,自己把自己尴尬笑了。
  ***
  三个小时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
  熬完禁闭,游惑和秦究敲开了154和922的房间门。
  922去楼下餐厅吃午饭了,刚好给了他们聊天时间。
  154这次没再吞吞吐吐。
  “从哪里说起呢,我想想……要不还是从头吧,不然我怕越说越乱。”
  “我其实只能算系统的一部分,还是被割弃的一部分……”
  当年系统藏在游惑和楚月的眼睛里,通过他们来培养“人”的特xìng,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,让它以人的视角不断学习升级,以期达到高度智能化。
  这种做法其实是有用的。
  最初的最初,系统其实不是现在这样。
  它在某些瞬间会表现出一些“人情味”,甚至在做某些选择的时候,会受到人xìng柔软面的影响。
  一旦掺杂了非理xìng的东西,选择的结果就变得有风险。
  紧随而来的,就是偶尔的懊恼与后悔。
  系统的特xìng让它本能排斥这些,于是这种情况没维持多久,它就毅然决然地把“人xìng柔软面”剔除了。
  这个被剔除的部分,就是154。
  “很长一段时间,我一直以垃圾程序的形式存在着。”154说:“在系统核心区的备份站里……你们可以把那里想象成电脑的回收箱。”
  在回收箱的时候,他是被屏蔽的状态,接收不到外界的任何变化。
  直到三年多前,秦究和游惑第二次试图摧毁系统。
  “你把我从备份站里放了出来。”他对秦究说。
  “我?”
  秦究毫无印象:“所以你就是传说中的修正程序?”
  154愣了一下,摇头说:“修正程序?我不是。”
  “据我后来的了解,你们是留了一段修正程序作为后路,主要是你利用权限方便弄出来的。”他对游惑说。
  “确实是个好东西,不过你们要做的事风险太大,或许是觉得单一保险还不够?总之,你把我从备份站里放出来了。”154对秦究说。
  他从“垃圾集中处”移出来之后,怕被系统主体察觉,悄悄躲藏在系统内最鱼龙混杂的地方——休息处。
  然后就得知考官A被系统除名,001生死未卜在疗养院吊命。
  “我在休息处躲藏了一个多月,然后意识到最好的伪装就是把自己变成考生,进而再变成监考官。”
  所有154找了个机会,跟着休息处的一波考生进了考场。
  考试对他而言其实不麻烦,他的存在就是全场最大的挂,因为系统的根本规则在保护他——
  系统设计的考试,总不可能搞死系统自己。
  他故意把自己控制在最中庸的水平,不像曾经的秦究或现在的游惑那样扎眼,但又能算一个优秀考生。
  于是他又顺理成章地变成了监考。
  秦究一醒,154就把自己chā到了001的组员名单里。
  这是他表达友好和感谢的方式。
  当监考,他依旧讲究不出头也不拖后腿,选了154这么个简单平淡的排名。
  他骨子里既有系统“规则化”的一面,又有从游惑、楚月那里学来的东西。托这一点的福,失忆后的秦究看他还算顺眼。
  于是慢慢的,他有了两个同伴。
  001和922。
  一个是上司,一个是同事,xìng格都和他天差地别,但他们相处得不错。
  他身上,人味越来越重,系统的痕迹越来越轻。
  有时候,他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人。
  一个有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会哭会笑的完整的人。
  “这三年你怎么从来不提?”秦究问。
  不只是没提,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