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全球高考> 第380章

全球高考_第380章

更新时间: 2019-04-15 11:41:08本章字数: 30000

沉静,而出生在夏天的人炽烈、浪漫、恣意。
  他生于仲夏末尾,但真正的人生又起始于那个深冬。也许就是因为这样,他融合了两种近乎矛盾的xìng格。
  他不孤,只独。又疯又独。
  像在冰酒里点一捧火。
  他念书、长大、进军校、进部队……也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,他在走一条和父母相似的路。
  直到某一天,他自愿加入那个敢死队,把命拴在腰间。那一刻,两条路终于有了重合的痕迹。
  这也许是刻在骨血里的冥冥之中。
  有人说,记忆一般起始于3周岁,再早的事情太久远了,留不下什么印象。
  但他记得那个冬天。
  车里三人的长相、声音、说话神态以及笑起来的样子,他都忘了,一点儿痕迹也不留。但他记得那个山坳的冬天。
  很久以前的某一次,不记得是跟哪些人的碰面了。有朋友非要拉他配合一个游戏,类似于不过脑的快问快答,对方说一个词,他回答想到的第一个词。
  他兴致缺缺,答得敷衍。
  只记得那人说“家”,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山坳被雪覆盖的样子——
  一边的冷冰冰的雪,一边是火。
  这是他一切记忆的开端。
  他加入敢死队后,拿到了一份关于系统的已知资料。那份资料一半在强调任务的危险xìng,一半在介绍任务目标。
  他的任务严格来说有两个:
  一是试探系统规则的底线,相当于给所有人画一个圈,他在哪,极限就在哪。
  二是干扰系统核心。
  在他的任务清单里,系统核心同样有双层意思。既是指冷冰冰的机器,也指与核心相关的人。
  资料里写着,有两个人和系统关联紧密,说他们是系统的一部分也不为过。
  这两个人的立场标注为“不乐观”,危险等级标注为“S”,权限等级也是“S”。
  他的任务是盯住这两位,把他们从高位剥离下来,夺取权限,适当的时候甚至可以看管控制起来,俗称“软禁”,然后从他们入手关停或者销毁系统。
  敢死队人不多,本着鸡蛋不能同篮的原则,每个人的任务目标都不尽相同。只有一个名叫闻远的队员任务跟他有直接关联。
  进系统前,他把姓氏改回了最初,姓秦。
  因为资料上说,系统具有干扰xìng和迷惑xìng,进入系统人很容易遗忘现实的事情,时间久了甚至会产生一种错觉,觉得自己本就是系统里的人,是它的一部分,就像游戏中的NPC。
  这个姓是他和现实最重的联系,只要还顶着这个名字,他就终能想起自己是谁。
  事实证明,资料里的警示并非危言耸听。
  敢死队的成员以考生身份进入系统,分散在各个考场。很长一段时间内,他再没见过那些人,只能从其他考生、休息处以及一些事情上猜测队友们的任务进度。
  相较于其他人,秦究疯多了。
  其实,试探系统的规则底线有更安全谨慎的做法,只是会耗费一些时间。他偏偏选了最危险也最嚣张的那种。
  他的每一次试探都惊天动地,别说全考场了,恐怕全系统的人都或多或少有所耳闻。这样其实有个好处——不论敢死队的其他成员在哪,能都得知他的进展和信息。
  秦究第一次违规,负责处理的是一位附属监考官,例行公事地关了禁闭就放他回来了。
  结果没多久,他又犯了第二次。
  这次,附属监考官没按捺住,请来了主考官。
  那是秦究第一次见到游惑。
  当时的秦究正站在某个二层小楼倾斜的屋顶上,把堵在天窗上的怪物尸体扔开,屋子里几个考生的哭声总算变得没那么闹心。
  他听见不远处传来脚步声,有人踩着满地干枯的树叶和怪物残肢朝这里走来,那么冷静的步调一听就不是哪个考生。
  秦究甩掉手上的血,踩着棕红屋瓦转身看去。
  一个高个儿年轻人站在不远处,穿着衬衫戴着“A”字臂徽,长直的腿裹束在军靴里,在满地血淋淋的残肢枯叶中,显出一股肃杀又冷淡的气质……
  就像大雪落满了寒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