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全球高考> 第383章

全球高考_第383章

更新时间: 2019-04-15 11:41:08本章字数: 30000

皱了一下,又转瞬恢复成一贯冷恹恹的模样。
  “刚刚那位怎么回是?”秦究问。
  考官Q脸色也有一点苍白:“他啊,违反了一点规则,有点失职,所以被罚了。”
  秦究有一点意外,他朝考官A瞄了一眼,尽管他当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那一瞬间看向A。
  “你们也会违规?”他问。
  “当然,你们有你们的规则,我们有我们的。”考官Q说。
  秦究闻着空气残余的血味说:“你们的惩罚怎么看着比考生还重?”
  考官Q说:“看违规程度吧,小事小惩,大事大惩。”
  那次,秦究没有额外生事,只了解了双子大楼的一些情况。因为他有点心不在焉。
  他偶尔会想起那个被处罚得血淋淋的监考官,再突然想到考官A和他腰带上的薄片。
  清扫考场结束的那天,原定来送他的考官Q没有出现,来的是考官A。
  他开着一辆黑色的车等在双子楼前,摇下车窗冷冷淡淡地说:“上车,送你回休息处。”看上去并不太情愿。
  那天车里的氛围很微妙,微妙到时隔多年再回想起来,依然记得在车里的感觉。
  两个锋芒外露的人处在封闭的环境里,偏偏又离得很近。那是一种安静氛围下的剑拔弩张,同时又含着一点别的意味。
  车子最终停在休息处的某个街角,秦究从车上下来,令他意外的是,考官A也从车上下来了。
  那天的考场天气很好,深秋的风依然有点寒凉。
  秦究站在书报亭旁,看着考官A。有那么一瞬间,他觉得A似乎有话要说。
  他等了几秒,对方却并没有开口。
  于是他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话,他说:“下场考试,我试着安分一点,争取不劳主考官大驾。”
  因为他突然不太想借考官A的手去接近系统核心了,他想换一种方法。
  考官A垂眼听着,一贯的没什么表情。
  他擦着秦究的肩膀走回车边,打开车门的时候停了一下,扶着车顶转头对秦究说:“借你吉言,最好是别再见了。”
  但听那个话音,他应该是没打算相信。
  秦究的第四场考试出奇安分,监考官也不是A,他只在最后非常巧合地把等级掉成了“C”,被带到监考区重来一回。
  重来到第二回 的时候,多日不见的考官A突然又出现了。
  那次秦究抽到的重考是一个海上考场,需要坐船过去。
  他刚在船舱坐定,就听见头顶的活板门又被人拉开。
  他以为是那个唠叨船夫,结果抬起头却看到了那张熟悉又冷淡的脸,对方踩着军靴,拎着撬动活板门的长钩,高高地站在甲板上。
  他摆弄着船夫桌上的一盒烟,抬头笑问道:“我又犯什么事了么,劳烦大考官亲自来抓人?”
  考官A居高临下地看过来,说:“目前还没有,之后难说。”
  “那你怎么来了?”
  “系统规则调整,单场考试违规超过三次的考生,监考官需要全程监控。你前三场违规多少次自己数。”
  “但我这两场都很安分。”秦究依然话音带笑:“惩罚还要溯及既往?”
  考官A说:“这话你去问系统。”
  他说着,沿着长梯下来了。
  那块方形的活板门之上,是黑蓝色的夜空,桌上搁着明亮的汽灯,灯光投照在考官A的浅棕色的眸子上……
  秦究突然发现,自己居然有点想念这位考官先生了。


第145章 同行┃如果有,那一定只存在于终老和死亡里。
  在那艘海船抵达荒岛的时候, 秦究跟在考官A身后上甲板, 不可避免地注意到了对方腰间的皮带。
  彼时距离数学考试早已过了一周,按照闻远的说法, 那枚黏在皮带上的薄片应该会自我销毁, 销毁的过程中黏着面带有一定的腐蚀xìng, 所以会在皮带上留下一块淡淡的痕迹。
  但是没有。
  秦究仔细确认过,他贴上薄片的地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。
  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 考官A在薄片自毁之前就发现了它, 并且摘掉了。
  秦究第一次真切地怀疑考官A的立场,而不仅仅是眼神、表情这种解读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