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全球高考> 第386章

全球高考_第386章

更新时间: 2019-04-15 11:41:08本章字数: 30000

坐在危险正中,然后强势地把别人全部推出圈去。就像他一直试图劝服秦究, 一旦考试顺利通过就离开系统,别再回来。
  为了这件事,考官A故意说了不少冷话,秦究也说了不少诨话。
  他甚至会在最为亲密的时刻,百般诱哄对方松口。
  一边看着对方肩背、脖颈或胸口漫上浅淡的红,额头死死抵着手背,闷声皱眉说不出话来,一边在心里暗道自己真是个混蛋。
  有时候考官A会在喘息中,半睁开眼不耐地看着他。
  如果不是身体jiāo缠,秦究怀疑他下一秒甚至会冷哼出来,可惜这种境况下效果总会大打折扣。
  所以他常常是看秦究一会儿,声音沙哑地说:“你现在像个反方卧底。”
  “那我这次能卧成功么,大考官?”秦究总会顺着话逗弄似的问。
  然后他会说:“不能。”
  这样的否定答案持续了一阵子。实际其实不算长,在秦究的印象中却好像过了很久很久。后来回想起来,之所以会有那样的错觉,只是因为他们独处的机会太少而已。
  他一次一次不断重考。
  随着数字往上累加,秦究能明显感觉到考官A在某一瞬间流露出来的情绪。那应该代表着不舍和软化,但下一秒他又会恢复冷硬。
  不过最终,秦究还是成功了。
  jiāo底的那一次,考官Z楚月也在。
  多数时候都是她在说,另外两人在听。而每当A开口做补充的时候,她总会好奇地看向秦究,上上下下打量过无数次,甚至有几分过度热情。
  后来的某一天,她对秦究说,那天的打量其实不太礼貌,但她真的太惊讶也太好奇了。因为在那之前她从没想过,有一天,A会带着某个人来,了解他们的全部。
  她说:对我和他来说,这就是最大的禁区了。
  ***
  两位主考官的计划准备了很久,是当时境况下的最优方案——牵涉到的人最简单,伤亡范围也可以控制到最小。
  “这个计划其实只涉及到一样东西,就是主控权限。”当时的楚月解释说,“主控权限就是控制整个系统的权限,平时都说我跟A手里有最高权限,那也是相对其他监考官而言,真正的最高就是这个主控权限。说白了,把这个权限拿到手里,就能控制整个系统。那还不是想干嘛就干嘛。”
  “所以这个权限在谁手里?”秦究说,“别说是系统自己,总该有点别的什么备选项目。”
  “厉害。”楚月对他竖了个拇指。
  “正常情况下,这个主控权限当然由系统自己掌控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但只要设计者的初衷不是满怀恶意,就一定会有应急方案。我们当时就是考虑到这点,所以一直盯着这个方向查。”
  系统失控后,非常“机智”地把这些内容隐藏了,但只要它还受规则束缚,他们就总有办法把隐藏内容翻出来。
  “你们找到几个应急方案?”秦究问。
  “两个。”A说,“一个紧急状态,一个冻结状态。两个有顺序先后。”
  如果系统主控中心70%处于瘫痪状态,就会进入紧急状态。在这个状态下,系统会进入次高等级的自我修复中,主控权限转移到“紧急控制单元”。
  如果“紧急控制单元”没能止住颓势,系统主控中心继续出问题,最终达到全面瘫痪,那系统就会进入冻结状态,主控权限就会转移到主考官手上。
  这就好比自动模式不行,就转半自动模式,再不行就只好转成手动。
  楚月说:“主考官目前就是指我和A,所以说涉及人员很少,只要我们俩不掉链子就可以。”
  秦究问:“那排在你们之前的紧急控制单元是指什么?”
  “这个我们也不清楚,没触发过。”楚月说,“规则上把这玩意儿简称为S组,感觉像个应急小队,但这小队从哪里凑人呢?我俩讨论过很多次,觉得这个S组应该还是指系统演化出来的,类似应急程序这样的东西。”
  秦究想了想,觉得也有道理。
  按照这个排序,S组的权限理论上应该比考官A和Z高,但他俩已经是监考官中的最上位了。比他们还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