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全球高考> 第401章

全球高考_第401章

更新时间: 2019-04-15 11:41:08本章字数: 30000

在这方面可能会比一般人敏感。你知道这种设计一般都会有一个逻辑在里面,不同的人会投照出不同的结果。呃……可能有点抽象。打个比方吧,假设现在要设计一个避难基地,有两个设计员,一个饿了三天,一个冻了三天。饿了三天的那位在设计的时候,第一个要考虑的就是食物供给问题,而冻了三天的那个,优先的一定是气温调节和保暖问题。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  922大致解释了一下,又继续道:“我当时发现这个系统有两种设计逻辑,我觉得你们在考试中肯定也有感觉。一套逻辑是全方位的考验,针对考生的各个方面,顺利通过考试就能从这里出去,不太顺利的呢?有重考、补考、延期等等各种乱七八糟的补充来增加机会,实在不行还有弃考,这个就是最基本的筛选流程。这本身没什么问题,有问题的在于另一套逻辑。那套逻辑里面,考生被淘汰的结果是消失。考试中途失误的结果要么是死亡,要么是变成NPC。特别优秀的考生会被挑选提拔成监考官……”
  他掰着手指一项一项地数着,说的简直就是游惑一行人的考场体验报告。
  “……发现没?在这套逻辑里,根本没有离开系统这个概念。”922沉声说,“我在做考生的时候,一直在想这个系统是不是精神分裂?后来才反应过来,这不是单纯的精神分裂,而是有两组人在共同设计。这两组人从根本上就是不同的逻辑。一组在外部,一组在系统内部。内部的设计逻辑就是后者,在他们的逻辑里,吃穿住行,整个生活都嵌在系统里了,不需要回到现实。”
  三个人听了都若有所思。
  “怪不得。”游惑说。
  一直以来他们都默认,系统之所以表现得分裂,是因为它时而有人xìng时而没有。但他始终觉得这个解释还不足以涵盖所有,还有哪里说不通。
  现在他反应过来了——所谓的人xìng部分也就是154已经被剥离了,但系统仍然会在某些时刻表现得很分裂。
  原来不仅仅是因为所谓的“人xìng”,还因为它的设计从源头上就是分裂的。
  922说:“我意识到这个问题之后,有很长一段时间脑子依然在打结。因为我想不通为什么系统内部的那组设计员会是这种逻辑,这逻辑太消极丧气了,要么死要么永远禁锢在这里,这是一组报复社会的神经病吧?正常人都会想从系统里出去,他们为什么不?”
  “我当时满心都是吐槽,天天在脑子里骂街。直到我有一次不小心踩点违规,被带到监考区的双子楼接受惩罚。我看到杜登·刘那个老头的时候突然明白了——系统内部的设计员确实不是正常人,他是个死人。”
  他已经死了,只借助程序和设计存在于系统里。系统在,他就在,系统亡,他就亡。他今后的整个“人生”都跟系统紧紧捆绑着,系统对他而言就是世界,就是人间,就是生活。他当然不会考虑从这里出去。
  听到这里,游惑已经能理清所有了——
  这位杜登·刘在设计系统的时候,给自己预留了一块地方。他把自己的理念、精神、思想种种东西借由程序写进了系统里。这样一来,当他在现实中去世,系统里的“备份”就能接替他存活下去,这对他而言,大概是一种生命的延续。
  设计团队的其他人最初也许知情、也许不知情。
  就算知情,可能最初也不觉得这是坏事。系统里的杜登·刘对外界的人而言,没准儿就相当于一个杀dú软件,可以发现问题,顺便从内部解决问题。
  他们没想到的是,内外一起设计会埋下苦果。两道不同的逻辑导致系统从根本上就是冲突矛盾的,而只要有矛盾,就一定会有一方在某个时刻里占据上风。
  于是某一天,内部的逻辑占了上风,系统开始脱离初衷。
  这就是失控的源头。
  某种程度而言,杜登·刘既是一个“人”,又是系统的一部分。
  那么一切就说得通了。
  他给系统“通风报信”,干扰游惑和秦究的行动,是因为他不希望系统被摧毁,不希望自己从此消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