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全球高考> 第59章

全球高考_第59章

更新时间: 2019-04-15 11:41:08本章字数: 30000

个信封。
  不出意外,这就是题目所说的祷告信了。
  黑婆把信封jiāo给大家,然后伸出食指点着木架上的娃娃,嘴里念叨:“yeck,dui,trin,store,pansch……”
  “desh ta sho.”
  黑婆说完乱码,又苦恼地搓着手。
  “干啥呢这是?”于闻感觉自己在看哑剧。
  游惑:“数人头。”
  黑婆似乎对娃娃的数量不满意,又把那个竹筐拖了出来,一人塞了一团毛线球。
  她把沙漏倒放,又离开了。
  ……
  有了梁元浩的教训,大家看毛线球的眼神都不一样了。
  这他妈哪里是毛线球,这就是一把把剁骨刀啊!
  “这谁敢缝啊……”老于咕哝了一句,把毛线球扔回竹筐。
  大家纷纷照做。
  游惑却突然出了声。
  他问陈斌:“昨晚的话重复一遍。”
  陈斌茫然:“哪句?”
  “听话的客人那句。”
  陈斌:“哦,那怪物问我们缝没缝娃娃,我们说缝了,她说我们是听话的客人,只好活着了……”
  听话的客人,只好活着了?
  众人一愣。
  之前他们被吓得不轻,都没注意到这个内容。
  现在重新再听,简直毛骨悚然。
  “听话的客人只好活着……那不听话的呢???”
  游惑说:“只好去死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缝了剁手剁脚剁脑袋,不缝就去死。
  那还缝不缝???
  众人慌乱至极,好半天没个主意。
  秦究作为监考官,看戏看得百无聊赖。他拿起黑婆的信封,拆出几页祷告信看鸟语。
  刚看没两行,就被人不客气地夺走了。
  “你能不能有点监考官的自觉,不要妨碍考试?”游惑呛了他一句,拿着信纸在沙发里坐下。
  “不能。”秦究维持着拿信的姿势,食指拇指摩挲了两下,偏头说:“怎么办?我突然感觉监考官有点无聊……”
  游惑冷笑一声:“感觉真灵敏。”
  “所以这张求助牌,你打算什么时候用?”秦究摸出卡牌在游惑面前晃了两下。
  大佬无动于衷,说:“留着发霉吧。”
  ……
  祷告信是鬼画符,游惑翻了不到五秒就丢开了。
  狗屁题目。
  监考官捡起信纸,拖腔拖调地气人:“怎么?优等生的小聪明不管用了?”
  游惑起身就走。
  他在黑婆屋内转了一圈,试图找到吉普赛语之外的提示。
  这场考试的背景故事中,黑婆的家人也许是丈夫来自于俄罗斯,黑婆自己应该会说俄语,某些情况下也会使用。他想找到这类痕迹……
  然而黑婆清理得很干净,他一点儿也没找到。
  该怎么办呢……
  ……
  今天沙漏的时间比昨天长,但大家依然觉得漏得很快。
  “沙漏都过半了,娃娃怎么说?缝不缝?”老于说。
  于遥小声提议说:“再找找,也许有办法?”
  “要不……我们今晚还去树林吧!昨天不就这样躲过一劫么?”于闻说。
  晚上的树林非常吓人,但差点儿吓死总比真死好。
  有了昨天的经验,大家对此非常赞同。
  正要一致通过,某大佬又开始特立独行了:“我回屋睡觉。”
  于闻叫道:“为什么啊?”
  游惑说:“试试会不会死。”
  众人:“???”
  这特么还能试?
  “你一个人呆在这里?那怎么行!”老于当场反对。
  结果就听监考官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: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人?”


第25章 初始值┃也不一定,据说曾经还有一个初始值,算……前辈?
  监考官能算人?
  起码在考生眼里不算。
  但秦究说话,老于也没敢吱声抗议。
  他们怕他。
  其实本场考试到现在,这位001号监考官还没做过什么可怕的事。
  他没有行使过职权,没有抓过谁违规,没有没收过物品工具,但考生还是怕他。
  因为大家默认监考官是系统的一部分,是这个系统的眼睛和爪牙。
  考试系统很可怕,所以监考官也一样。不到万不得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