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全球高考> 第61章

全球高考_第61章

更新时间: 2019-04-15 11:41:08本章字数: 30000


  秦究在他身后说:“别挣扎了,我早就找过了,没有其他吃的。”
  游惑面无表情,拒不妥协。
  这位不务正业的监考官又用面包碰了碰游惑的嘴角,说:“我建议你尝一下试试,没有想象的糟糕。我手底下还没出过饿死的考生,不要这么特立独行。”
  游惑一脸嫌弃地僵持片刻,重重接下。
  “明明三个监考官,为什么全程监控的是你?”游惑掰了一块面包,冷声问。
  秦究重新回到沙发里,往煮干净的锅里放茶叶。
  他把歪斜的小铁锅架在火盆上,这才撩起眼皮问:“考场的规矩,全程监控这种无聊事一般是主监考官来,很不巧,我就是那位倒霉人士。怎么,你想谁来?”
  游惑:“922、154,随便谁。”
  至少人家知道带牛肉。
  朴素的火炉很旺,铁锅很快发出滋滋声响。
  秦究在热气中眯了一下眼睛,说:“我会替你转告他们的,能被考生惦记,他们一定高兴坏了。”
  好好的话,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很嘲讽。
  游惑没搭理。
  茶水咕噜噜地煮着,屋子里安静了片刻。
  游惑塞了几口干面包便没了胃口,他拍了拍面包屑,看了秦究一眼问:“你是主监考官?”
  秦究:“不像?”
  游惑:“序号谁排的?”
  “能力?战力?参考因素据说很多。”
  秦究就像对什么都不上心,连跟自己有关的事情,都用的是“据说”这种词。
  游惑:“所以001就是第一位?”
  秦究笑了一下,伸开长腿换了个姿势,说:“也不一定,据说曾经还有一个初始值,算……前辈?”


第26章 排位A┃“看不出么?它扭成这样肯定要走,我遛它回去。”游惑说。
  “初始值……000?”游惑随口道。
  “那倒不是。”秦究说。
  据极其有限的信息显示,那时候系统还不是现在这样,监考官全部来源于特殊选拔,人少而精。
  其中一位监考官格外年轻,也格外厉害。
  “好几年前的事了。”秦究说:“那时候排序用的是字母,那位排位A。”
  也许是锅里茶水在沸,热气蒸腾上来。
  游惑听见“排位A”的时候,走神了一瞬。
  秦究摩挲着杯口边缘,挑眉道:“我发现你对我那位前辈很有兴趣?”
  游惑回过神来。
  面包早被他丢在一边,他手指抵着下巴,表情又恢复恹冷:“等茶等得无聊,随便问两句而已。那位能压你一头的监考官人呢?”
  “你这形容不太准确。”秦究半真不假地纠正道:“他做监考官的时候,我还是考生。后来转为监考,跟他真正共事的时间也很短,很难说谁压谁一头。”
  游惑哼了一声。
  “至于他现在……”秦究说:“死了?我不是很清楚,总之已经被系统除名了。”
  游惑觉察到他语气的微妙变化,抬眼道:“你不喜欢他。”
  秦究笑了一声,嘴角又懒洋洋地挂下去。
  因为系统误伤,秦究的记忆有缺失,那几年的人和事都记不清了,自然也包括那位监考官A。为了自检故障,那几年的相关资料被系统封禁,目前谁也调不出。
  他对考官A的全部认知,都来源于别人之口。
  据说他做考生的时候,就总给A找茬。
  据说他们共事期间关系依然很差,水火不容。
  据说那次系统故障,故障区只有他跟A两位主监考。在那情况下两人都没能握手言和,最后损失惨重。秦究鬼门关里走了一趟,而考官A则被系统除名。
  ……
  这些据说里,有多少真多少假,无从得知。
  关于那次系统故障,秦究几乎忘得干干净净,唯独对一个场景留有一点模糊的印象。
  那应该是一片废墟,周遭是支棱的防护网、散落的生锈车辆和机器,还有断裂的缆线……
  他曲着一条腿坐在某个横倒的金属管上,手肘搭着膝盖,衬衫前襟上全都是血。
  他咳嗽着,哼笑了一声。
  面前却还有一个人。
  那人的穿着打扮和模样长相,他根本想不起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