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大字号

减小字号

返回目录

TXT下载

当前位置: 电子书下载 > 电子书库 > 多夫多福> 第128章

多夫多福_第128章

更新时间: 2018-10-15 08:21:43本章字数: 30000

的《竹叙》的秘密与锦月国女皇、与面具男又有何关系?

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,头疼!

【晚上还有二更,希望多多支持,求票票,求推荐~~亲亲,看看,我还是3位数的推荐呢,郁闷啊~~~】

第78章 收拾“残局”

莫璃阳一直折腾到次日天亮才走。

我真的很佩服这位大婶的体力,年逾四十还能鏖战一夜,莫非真应了那句“四十岁的女人如狼似虎”?

这样看来,我曾对她应付三夫十八侍会力不从心的担心实属多余!如果她每夜都如今夜这般正常发挥,再娶十八个侍郎也完全是小菜一碟嘛!

浮云告诉我热水已经准备好,我这才想起来,应该伺候月初痕沐浴了。

看着半掩的寝房房门,我的双脚突然变得很沉重,不知道推开这扇门后,我该如何面对月初痕,依着他那般孤傲的心xìng,定然不愿被别人看到他此刻的模样。

一步一步走向帷幔落下的床,薄纱的后面,那个绝美风华的男子安静地躺着,没有一丝响动。

我将帷幔卷起,挂在床头的银钩上,深深地吸一口气,望向床上。

那一刻,眼前的景象几乎令我疯狂!仿佛有万千蚂蚁在我的心头吞噬,全身抖动如筛糠。

我从不知道,有一种心情,是无法用任何辞藻形容的,就像我在见到月初痕满身的伤痕之时。

他全身赤/luǒ躺在床上,身上无一物,那双动人心魄的蓝眸空洞地睁着,涣散的目光看着床顶,如墨的乌发散落在褥单之间,凌乱的发丝被汗水浸得湿漉漉。

他那如同上好绸缎的肌肤上布满伤痕,横七竖八的伤口宛若无数怪兽在狰狞地龇牙,很多伤口渗出了鲜血,半干涸的血迹为几近透明的肌肤染上抹抹鲜艳。

我的心口突然像被千斤顶堵住一般,一口气在胸中怎么也喘不上来。

月初痕没有一丝言语,仿若一尊被风化的雕像躺在床上,灵魂早已脱离肉体,只余下这一具满是伤口的躯体。

我端起水盆,走到床前,取来棉巾,用温水将棉巾浸湿又拧干,走到他的身旁,轻轻地为他擦拭身体。

他的胳膊、胸膛上满是疤痕,有旧的伤疤,看上去至少有四五年的光景了,还有新的伤,乱七八糟地在他的身上密布,新旧伤痕重叠在一起,格外触目惊心。

我想起第一次伺候他沐浴之时,他不让我脱他的里衣,想来他对于自己的伤也是极其厌恶的。是啊,他这样的一个人,应该是完美无瑕的,可谁又知道,脱去衣服,他的躯体已经被蹂躏成这样一副模样。

我极其轻柔地为他擦拭身体,很小心地不去触碰伤口,一边擦着,一边偷眼看他,他依旧茫然地睁着双眼,脸上没有表情,就连呼吸也是细弱的。

我擦完胸前和手臂,换了一块新棉巾。

回到床前继续为他擦拭,湿热的棉巾擦过他平坦的小腹,将小腹上红色血迹和半干的白浊体yè一并擦掉,那血迹是莫璃阳留给他的痛苦,那白浊是莫璃阳对他情/yù的折磨。

棉巾继续向下,他的鸟儿疲惫地躲在黑色的丛林后,我踟蹰片刻,还是用半湿的棉巾轻轻覆上,为他擦拭身上最隐秘的地方。

他光luǒ的两条腿上倒是没有伤痕,只是在右大腿根处,一片紫色淤青,已经肿了,我格外轻柔地在那紫肿的部位来回擦拭几遍。

正在我温柔地为他清理之时,他居然开口说话了,冷冷清清的声音没有一丁点温度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我手上的动作微微顿了一下,目光在棉巾下的伤口处没有离开,“回公子,奴婢阿宝。”

“阿宝……”他轻轻地重复一遍。

不知他为何突然问起我的名字,他身边的丫鬟走马灯似的换,丫鬟的名字早就不重要了吧!

他的胸膛微弱地起伏一下,又缓慢地、低低地像自言自语一般说道:“所有见过我身子的女人都得死,早晚得死,阿宝,你也一样。”

我手上的动作再次顿住,侧头去看他,他一直保持着圆睁双眼瞪着